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亚星官网 > 反应问题 >
1979年6名越军潜入边境绑架10岁儿童,民兵震怒,

1979年2月7日,原广西靖西县龙邦公社界邦大队一个15人的民兵班,在大总攻前率先打响了对越自卫反击第一战,取得了毙敌4人,击伤2人,缴获武器弹药一批的战绩。此后,界邦民兵数次痛击来犯之越军,使越南高平省茶陵县越军不敢再来靖西界邦地区作恶。

  • 升米恩斗米仇

广西靖西县,地处我国南部边陲,全境呈石灰岩低矮丘陵地势。位于靖西县南部的龙邦公社(今改为镇)海拔高度为250米至660米之间,两山之间多为开阔的溶蚀盆地或槽形乱石堆谷地。

当地土壤极为贫瘠,植被多为低矮灌木。20世纪90年代以前,由于缺乏技术,当地雨季常大涝,旱季人畜饮水困难。面对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当地主要粮食作物为抗旱能力较强的玉米和旱稻,但这些粮食产量很低,养殖黄牛、黑山羊、矮马是当地人最大的经济来源。

可以说,解放前,穷得一年四季吃不饱是这里的真实写照,或者说,这里几乎是被人们遗忘的地方,除了躲避战乱的人们愿意在此生活之外,就连匪盗都不愿涉足于此。

1979年6名越军潜入边境绑架10岁儿童,民兵震怒,击毙4人俘虏2人

广西民兵

改革开放前,尽管龙邦公社是一个典型的“老少边穷”地区,但作为华夏大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地人世代受中华传统美德的影响,养成了饿死不偷抢,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良好习惯。在此背景下,就有了明代靖西狼兵女将瓦氏夫人(今靖西市新靖镇人)率部北上江浙讨伐倭寇的英雄事迹。

龙邦公社有个界邦大队,下辖界邦、泗邦、坡当、额怀、那弄、坡标、那西7个生产小队,其中,坡标生产队居民定居点当时就坐落在距离93号界碑不足800米处。与靖西县龙邦公社接壤的越南高平省茶陵县,在经济、人口、自然环境各方面,也跟龙邦公社差不多。

一直以来,龙邦公社居民和越南高平省茶陵县居民一直和睦相处,世代通婚,说着同样的语言,有着共同的生活习惯,若不是两国边境线上设有界碑,外地人很难区分彼此。在生活上,我们的边民常年在手头不宽裕的情况下,接济着隔壁那帮穷亲戚。

然而,自从越南江山易主,自称“世界第三”的那帮人掌握该国话语权后,中越两国的友好关系完全被打破了。自1975年以来,越南黎笋集团丧尽天良,不断派兵蚕食我南疆边境,杀害我国军民,逢年过节的时候,甚至会武装入侵我国边境地区进行打家劫舍,老百姓用于耕种的牲口都要抢去宰了吃,无恶不作。

1978年11月1日,越南一个弹丸小国,竟敢武装侵略中国靖西县湖润公社庭毫山地区,杀害中国公民8人,打伤中国军民100余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邓小平拍案而起,于11月20日下令,即日起,中国人民在遭遇外敌入侵时,有权拿起枪进行自卫。

1979年6名越军潜入边境绑架10岁儿童,民兵震怒,击毙4人俘虏2人

 

  • 树欲静而风不止

1978年12月,中国被迫对越南进行自卫反击作战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由于我国当时的经济条件不宽裕,南疆边境皆为粮食一年两熟的地区,所以,在冬粮收割工作没有结束前,大总攻还没有正式开始。

这就让越南当局认为,中国政府怕他们,打仗这事情只是嘴巴上说说,始终不敢动真格。所以,越南政府派武装人员闯入我国边境地区埋设地雷、构筑作战工事,杀害我国军民,掠夺中国人民财产等一系列行为从未停止。

1979年2月7日,是农历正月十一,靖西县龙邦公社界邦大队坡标生产小队的3个小学生正利用寒假时间为生产队割牧草,突然间,6个身穿绿衣服的越军拿着枪将他们团团包围。

10来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个个都吓得哭爹喊娘的,唯有跟着孩子们的一条大黑狗冲着越军汪汪叫,却被越军用枪一个点射打死。

这几个越军,劫持了其中的两个小男孩,让其中的小女孩回去跟大人报信。要求小孩的家人拿两头牛和两头猪去赎人,要是天黑前没见人,就杀人放火。

当时,坡标生产队的群众基本上都往界邦大队方向转移了,村庄里也就剩十几间空着的泥巴房,越军来到这里,连白米饭都吃不到。为了拿钱值钱的东西回去过元宵,他们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1979年6名越军潜入边境绑架10岁儿童,民兵震怒,击毙4人俘虏2人

 

回去报信的小女孩在半路遇到了带队巡逻的界邦民兵营坡标排长越开烈,正好两个小男孩的家长也在,赶紧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知大家。

排长越开烈暴跳如雷,恨不得马上就宰了这帮无耻的家伙,但越军有人质在手,所以,不得不从长计议。经过短暂商议,越开烈决定去拉一头黄牛过来,带着民兵黄启习先去侦察情况,让吕华朝和副排长赵国记去界邦搬救兵。

中午12时,越开烈和黄启习2人牵着一头黄牛来到坡标生产队居民定居点南侧的山谷平地那里,看到6个月越军正用一口破铁锅炖着狗肉,这帮天杀的,狗头肉都不吃,拿狗头来垫锅,一个个就着野菜吃狗肉。

看到越开烈2人只牵了一头黄牛过来,领头的那个人有点不高兴了,一直骂骂咧咧的。

越开烈知道领头的这个越军就是边境这一带的,名字叫顶丫(音译),祖籍就是龙邦公社的。就跟这几个越军说好话。

顶丫就是不依不饶,拿着枪对着越开烈,让人对越开烈2人搜身,搜了半天,只找到一盒火柴,于是,2人身上的腰带、上衣都被他们抢走了。

越开烈通过初步侦察了解到,顶丫这6名越军,只是越南的地方部队,隶属高平省茶陵县独立营,整体战斗力不怎么样。

顶丫的父亲原是原龙邦街圩上的人,平时不务正业,年轻时犯事后跑到越南茶陵县那里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后来买到了当地户籍,就成了越南人。

1979年6名越军潜入边境绑架10岁儿童,民兵震怒,击毙4人俘虏2人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顶丫平时在茶陵县当地也是一个有名的地痞,在全民皆兵的时代,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越南兵。手里有了枪,就变得更加无法无天,经常流窜到靖西边境打家劫舍。此前,又得到越南政府的撑腰,顶丫还带人数次闯入靖西边境地区埋设地雷、破坏中国边民搞农业生产活动。

必须灭了他们!越开烈咽不下这口气。回去的时候,越开烈让人补齐了一头黄牛和两头小猪,让副排长赵国记带人拿枪去93号界碑附近埋伏,等救出两个小孩后,将他们一锅端。

  • 替天行道

副排长赵国记带着9个民兵,再将队伍分成4个组,沿着坡标居民定居点通往93号界碑的山间开阔地设下一个口袋阵。

越开烈把牛和猪送到顶丫面前后,这些家伙拿了牲口就放人,并放狠话说,谁要是敢在背后玩阴的,他们马上派兵过来见人就杀。

救回两个吓得半死的小孩,越开烈马上和黄启习他们几个人,拿起枪,加入了围歼越军的行列。

不过,这个顶丫可不是什么乌合之众,他们回越南的时候,警惕性非常高,一个人在前面开路,一个人拽着两条牛绳跟在后面,两个赶猪,他走在后面,身后还有一人持枪警戒,断后的人三步一回头,非常难缠。

这股越军,单兵之间的距离不低于10米,而且个个都是清一色的AK突击步枪。按照他们这个配置,不算上手榴弹,也顶得上我们志愿军时代一个普通步兵排的火力。

坡标民兵手里都是清一色的国产56式半自动步枪,扣一次扳机发射一枚子弹,5支这样的枪,都难在1支AK突击步枪面前占到便宜。更何况是这帮越军分散行军,一旦交战,很容易遭到越军反扑。不过,两头猪,两头牛在他们手里,那可是集体最值钱的家当,决不能让这几个越军带走。

1979年6名越军潜入边境绑架10岁儿童,民兵震怒,击毙4人俘虏2人

 

说干就干,越开烈快步追击,走到山间开阔地前,在100米开外就举起枪,三点一线对着断后的那名越军,枪声一响,6名越军就像见了老鹰的鸡群一样,四处散开。越开烈手里老掉牙的步枪,膛线磨损严重,子弹飞出去后,偏离目标,没得手。

牛和猪听到枪声,疯狂奔向前方。此时,6名越军就藏身于巨石阵里。

双方在对峙过程中,民兵黄启习带着一个队员,绕过一座小山右侧,爬上山顶,朝着顶丫身后那名越军藏身的位置,丢了一枚手榴弹,将其炸死。

顶丫见状,试图收拢其他4人,从93号方向冲出去,他们手里的突击步枪同时朝着3个坡标民兵所在的位置射击,密集的弹雨当3人抬不起头来。不过,坡标民兵15人,此时分成了6个战斗小组,形成了一个长方形包围圈。

因为顶丫他们是背对着越开烈他们3人狂奔,所以,越开烈和身边的两个民兵,得以快速向前靠拢,只要越军转身,越开烈他们就趴下,只要越军跑,他们就追上去,何况黄启习和另外一个民兵还在山顶上掩护。

而在越军的前方,有4个火力点对着他们。假设这伙人往山间开阔地岔口钻,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可到了危急时刻,谁还能想那么多。所以,剩下的5名越军一个劲往前93号界碑方向冲。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越军,不知道是被坡标民兵击中,还是被他们自己人散射的子弹击中,跑着跑着,就倒下了。

此时,回过神来的顶丫发现右前方约20米处是一个岔口,那里只有一个2人的民兵小组,赶紧喊其他3人往哪里跑。可他不走运,被石头绊了一下,摔了一跤,刚爬起来,就被子弹打在身上,挣扎几下,死了。剩下3人,立马躲进乱石堆里面,像非洲大叔那种,把枪举过头顶胡乱扫射一阵后,就没动静了。

1979年6名越军潜入边境绑架10岁儿童,民兵震怒,击毙4人俘虏2人

 

越开烈判断,刚才越军开枪就像放鞭炮一样,子弹消耗非常快,这3名越军应该没子弹了,因为越军更穷,一个正规军平时携带的弹药也不过是两个弹夹,突击步枪打3个长点射就能在1分钟内打光一个弹夹。

但他们还有手榴弹、匕首这类武器,为了以防万一,越开烈打手势让各火力点互相掩护,慢慢缩小包围圈。

不一会,越开烈鸟枪换炮,捡了顶丫手里的突击步枪,换上弹夹,利用短点射掩护另外两个民兵冲锋。就在距离越军藏身处60米左右,命令民兵扔手榴弹。

此时,仍有1名越军负隅顽抗,他站起身,将冒着白烟的手榴弹扔向越开烈左前方的一个民兵。受攻击的民兵迅速利用身边巨石躲避,其他民兵趁机开枪击毙了这名越军。

堵在前方的1位民兵大声喊话,让他们缴械投降。

剩下的2个越军见大势已去,果真双手把枪举过头顶,站起来求饶。

大家一窝蜂就冲过去缴械,然后,乱拳把这2个越军揍得鼻青脸肿的。大家伙一合计,觉得把这两个俘虏送公社政府审判,不足以震慑越南茶陵县那帮不安分的越军,所以,把他们揍得半死不活以后,放他们回家,让其他越军知道咱靖西狼兵的厉害。

没想到,茶陵县的越军变本加厉,三番五次跑来界邦大队辖区复仇,又被界邦民兵营击毙10人,击伤7人。加上之前被击毙的顶丫4人,茶陵县越军被龙邦公社民兵消灭了半个排。

2月17日,中国数十万大军同时发起进攻,狠狠打击了越军的嚣张气焰。此后,茶陵县那帮越军不敢再来靖西界邦地区招惹当地民兵了。直至1993年中越边境战争结束,龙邦镇界邦村都很少有越军袭扰。

不久,广西百色行政公署授予龙邦公社界邦大队坡标民兵排“保卫边疆英雄排”的荣誉称号,该民兵排荣立集体二等功。对越自卫反击大总攻开始后,随大部队出境作战的赵国记、黄启习、吕华朝三人再获个人二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