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亚星官网 > 反应问题 >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

在抗美援朝时期,我志愿军中的各方面条件都不是十分完善,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小米加步枪”无疑是体现不出什么优势的。这种差距不仅仅体现在军事装备和火力方面,在吃穿用度的物资补给上也有着天壤之别,尤其是熟悉现代化军事作战的美国,军中伙食即使在远离本国、环境恶劣的朝鲜战场,也能确保种类丰富、分量满足,远远优于其他参战国家。就连同行的联合国军中条件不算差的英军,看到美军大快朵颐也只能暗自羡慕。

然而,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初期的“运动战”时期,前线粮食本就不足,又有将近一半都在运输中白白损毁,战士们饿着肚子上战场一时间都成了十分普遍的现象。更难办的是,有时候即使粮食完好送到了前线,对于志愿军来说也只能看不能吃,因为炊事意味着明火和炊烟,而美军又在朝鲜战场上具有绝对的制空权,如不能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贸然生火做饭反而会暴露我方位置。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一把炒面一把雪

一把炒面一把雪,是抗美援朝时最能体现志愿军艰苦朴素精神的表现之一。这种所谓炒面不是如今我们生活中所吃的那种加了油盐的炒面,而是一种十分简陋的口粮,与其说是炒面,还不如说是“炒面粉”。

这种口粮用小麦面粉和高粱粉、大豆、大米粉等混合在一起,唯一的佐料就是撒点食用盐。不仅用料和制作都十分简单,“炒面”的携带方式也较为便捷,一般都是放在战士们随身的一种直径10厘米、长度约1米的干粮袋中。这种干粮袋一次可以承受20斤的重量,一个干粮袋的量大概可以供一个士兵吃7天左右。

然而,由于面粉短缺,即使是这种十分简单、配料单一的口粮,也经常需要与大量粗粮混合制造。据记载,当时中国东北和华北地区几乎所有的面粉都用光了,加上美国飞机轰炸造成的损失,许多志愿军战士甚至只能吃杂合面条或冷的土豆。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对当时的战士来说,比起挨饿受冻,即使味道不是很好,但炒面这种随时随地可以开吃的干粮已经解决了一部分问题。然而一直食用这种营养不均衡的口粮会引发一系列相关的疾病,比如缺乏维生素引起的口腔溃疡、夜盲症,缺乏新鲜蔬菜引起的坏血病,包括肠道饱胀等问题。

尤其是夜盲症,对大部分时间都靠夜袭战来攻击美军的志愿军来说是一个很致命的问题。虽然朝鲜人想出了用松针汤来减弱病症,但松针汤不但比中药还苦,而且还会使肠胃的隐患更加严重。

不仅如此,由于炒面完全脱水,也难以下咽,战场上又缺乏干净卫生的饮用水,战士们在冰天雪地中只能就地取材,直接从地上抓一把雪来解渴。然而,这种方式对本就充满隐患的肠胃更是雪上加霜。更可怕的是,冰冷的雪水会进一步降低体温,而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降低体温无异于将自己送向死亡。

由于美军对公路和铁路运输线的切断,志愿军口粮只能依靠战士们自己携带、自己解决,这也是美国情报部所说的中国军队的肩上后勤。后勤补给不足自然难以支撑持续攻势,因此抗美援朝初期志愿军往往只能依靠运动战来与敌人周旋,却也向美军暴露了这一致命弱点。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咖啡火鸡加啤酒

即便在冰天雪地的朝鲜战场上,美国依然以系统的后勤体制保证了己方士兵的丰盛伙食。根据记载,为了保证前线士兵的伙食标准,除了本土的物资之外,美军还花费了巨大代价专门在日本建了基地,每天从日本各个农场或者养殖场收集新鲜食材,由日本装机启运途经韩国后送达朝鲜战场,以保障美军士兵的一日三餐。

而朝鲜战争时美军的伙食体系和种类基本和二战时期类似,主要包括A、B、C、D、K五种。

A类餐顾名思义便是所有伙食中最顶尖的一类,都是以新鲜食材在厨房中加工而做成的热餐,一般供给比较高级的将领食用,比如:麦克阿瑟。B类餐也相对比较高级,不过是由营级食堂提供的二次加工的半成品。

相比前两种比较高级的伙食,大部分美军在朝鲜战场上食用的都是C类伙食,丰盛程度却也丝毫不逊色,确保了每名士兵每天可摄入4350卡路里热量。这种口粮一经志愿军缴获之后,都被视作十分宝贵的应急储粮。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C类伙食装在一个大纸盒中,每份配给有六罐食品,根据食物类型可分为主食(b)和配菜(m)。一般来说,每顿饭的主食包括五块饼干(有时会用麦片等相似食物做替代)、三块硬糖和一罐速溶咖啡(午餐和晚餐是果汁和热巧克力)。

而它的主菜中肉菜相搭,其中包括牛肉、猪肉、胡萝卜、豌豆、土豆和卷心菜,有一部分还添加了意大利面条、火鸡腿肉和香肠。除了食物,大多数餐盒还配有一卷卫生纸、两片口香糖、开罐器、四块食盐、九支香烟和12片净水片,甚至连针线盒和剃须刀都样样俱全。值得一说的是,这种净水片可以快速净化先前收集的各类自然水以达到饮用标准。根据说明书,一片药片可以在30分钟内净化0.6升水,被俘的美军曾亲手向志愿军展示如何用这种东西处理出可以立即饮用的水。

此外,装有C类伙食的罐头和内置食品包装经过特殊消毒和密封,确保了美国士兵在任何气候环境下进食都能最大化地避免健康问题。即使有如此周密的考虑和丰富的食材,被志愿军和朝鲜人视为珍宝的C类伙食在美国军中竟还是受到嫌弃。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至于k类餐则是专门配给空降兵的伙食类型,与前几种一盒一餐的形式不同,k类餐将早中晚三餐都配在一起,并放进香烟、餐巾和手纸等日常用品。

除了这些配备好的餐品,美军供给的军用巧克力、速溶咖啡、现烤面包乃至于圣诞节特有的火鸡大餐都受到士兵们的欢迎。可以说,比起艰难的志愿军战士们,美军的生活质量高了不止一星半点,却仍未能成为赢家,我军战士的坚韧不拔可见一斑。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症状

1950年12月6日,当39军第116师的士兵攻进平壤时已经几近弹尽粮绝,几天几夜没有好好吃饭睡觉。就在这时,346团第二营率先在大同河南岸发现了一批堆积成山的正在燃烧的军用物资。等火势稍有缓和后,老兵蒋道云根据观察最先发现了军用罐头的堆积点,其中有烧焦的肉味和军用罐头的爆炸声。兴奋的士兵冒着被火焰灼烧的危险,一个接一个地救出了许多罐头,并迫不及待地在现场打开,发现里面有牛肉、猪肉、鸡肉、午餐肉、豆类,水果,还有鸡蛋和可乐,令人眼花缭乱。最重要的是,这些罐头在打开时味道与正常食物无异,只是盒子的表面烧焦了。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后来根据美国方面公开的资料显示,大同江的这一大批物资是美军从日本的基地空运过来的战略储备,除了一大堆战斗生活必需品外,其余的一大半都是美军的军用野战食品。战斗失败后,急着转移的美军无法带走这一大批物资,又不愿意让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捡了便宜,只好用汽油弹将他们全部点燃。

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志愿军会冒着被灼烧的危险从火中抢运出这些物资,也没想到这些外表已经被烧到不堪入目的东西会被志愿军们视若珍宝。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仅346团的一个营就连续抢运出280多箱,更不用说整个116师了,就连附近的朝鲜人,也都跑出来捡这些没有被烧坏的物品。在这之后的一周里,这些口味丰富的罐头成了志愿军改善伙食的大餐。对许久没开过荤的战士们来说,可别提多开心了。

然而这些罐头却让很多战士住进了战地医院,许多战士都表现出头晕、出汗、腹痛、腹胀,全身乏力的症状,严重者甚至昏迷不醒。这是怎么回事呢?是美军的食物不干净,还是美军故意在罐头中投了毒呢?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后来经战地医生检查发现,原来是因为志愿军之前的饮食大多以素食和面食为主,长期吃不饱且营养不均衡,突然大量摄入许多肉类和高热量食物,让久未大量摄入营养的身体难以承受,产生蛋白质中毒的症状。

长期饥饿、素食的人肠胃的消化吸收以及代谢功能都比较弱,当大量蛋白质堆积在消化道中时,会在消化道中异常发酵而产生大量的氨,血氨的增高,就容易让人产生头晕、乏力的现象。无法消化吸收的蛋白质还会产生羟、酚、吲哚等毒素,这些毒素对人体危害更大了,重者甚至会引起人的昏迷。

志愿军吃了美军罐头后出现中毒现象,军医解释:太久没吃肉所致

 

如此看来,志愿军和美军在物资军备方面确实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就是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我们的战士们依旧凭借着顽强的意志打赢了一场又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迫使美军签订 谈停战判。这背后所付出的艰辛和牺牲是不可估量的,也是值得我们敬佩。同时,我们也明白了我们国家要强大,就得各方面都提高,才能给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提供坚强的后盾。最后,谨以此文表达对志愿军战士们最崇高的敬意!